阿拉善盟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没有商业竞价广告的时候,哪些网站可以占据前二到五位搜索结果?

2021年02月26日 10:41

毫无疑问,百度的商业搜索竞价结果,即带有“广告”字样的网站当仁不让占第一位。竞价广告通常有1至5条不等,看关键词的热度,但最多也就5条。这里,我们把这些位置合并统称为第一位或第一集团。

实际上,第一位是谁并没有什么想象和质疑空间,侧重要谈的是,当没有商业竞价广告的时候,哪些网站可以占据前二到五位搜索结果?在业内,抛开榜首的竞价广告网站,之后的搜索结果有个叫法:搜索结果自然排名。


再次细分下,先把关键词分两大组:宽泛关键词和企业名称/品牌全称、简称关键词。

宽泛关键词是我给的简单定义,可以理解为各类N级产品、品类词、兴趣词、各类词组/短句功能联想词等五花八门的都算。

宽泛关键词的自然排名,特别是在首页排名顺序,大体也就是市场上众多搜索引擎优化即SEO团队的战斗舞台,网站排前面点后面点,明天超过谁家网站,后天又被哪个竞争对手网站超过,全然看各SEO团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关键词优化本领。绝大多数SEO公司的收费和拍胸脯模式都是保证首页展示,几乎找不到保证在具体首页某一个固定位置的承诺。

那些SEO团队没有触及优化的站点,首页自然排名的位置就看各家网站的综合质量和搜索引擎的偏好程度。

侧重要谈的是,访问者反而会疏忽的一类关键词的排名规则,即公司名称、简称、企业品牌关键词在搜索结果自然排名的规律。给那些把企业品牌的树立、保护、持续宣传、受众扩展等当作企业发展核心营销策略的老板们和营销负责人更多的思考和应对反思。

先提两个常年占据搜索结果自然排名前五位,细心的访问者经常看到的:百度百科和百度企业信用,都属于百度专业垂类门户,百度二级域名平台,排名权重非常之高,可以说仅次于商业竞价网站。

以优联互通的客户案子作例,一家以租赁房屋为主的网站,优联互通团队首先从关键词着手,如果以“租房”作为关键词,就是与贝壳、58等大企业竞争,很难获得排名,团队考虑到网站主要人群针对深圳,以“深圳租房”作为关键词,并在一周内排名第七,如今也稳定在前十的位置,所以关键词的选择对于排名的稳定有很深的意义。


以上为简要的百度搜索自然排名前五的介绍,主要凭从业经验和日常运营的心得,技术逻辑和搜索排名权重等参数没有涉及,如有不全、错误或不详之处,请多多指正。


相关推荐

30岁一定要买房?租房一样可以拥抱生活

房子对于人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休憩的港湾、未来的保障、或是投资的载体……但是现实中不断攀升的房价也让不少人望而却步。许多人毕业后面临两级选择,留在老家或是奔赴大城市,大城市的房子遥不可及,然而要自己独立挣钱在小城市里买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中国传统价值观念的影响下,人们普遍认为有房才有家。所以尽管中国居高不下的房价压弯了很多年轻一代甚至几代人的脊梁,依然有人不折不挠的向买房前进。其实相比于沉重的买房压力,租房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无论买房还是租房,最终都要回归生活,没有必要因为买房而失去生活的滋味。其实许多其他国家的年轻人是不买房的,租房成为了一种时尚的趋势,而且风靡日本、德国、美国或澳大利亚等国家。01日本 20年前的日本房地产市场,也像现在的中国一样,疯狂的买地买楼。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巅峰期,如今的日本房价再也没达到20年前的水准,经过房价压迫的日本人因合理的价格和便利优势越来越多的选择租房。在中国,年轻人由于经济能力不足可能没有买房,但很少有过了30岁且有存款的中年人不买房。日本这样一个人均存款110万的国家,不买房却是稀松平常的事。原因之一是日本买房需要缴纳各种各样的管理费,而这些费用根据你房子所在的一个地段以及你房子的大小,甚至是帮你进行管理的公司都会有所差异的,可能每个月就需要有好几千的人民币花费在这个地方。如果是自己建的房子,虽然没有这些管理费,但是如果房子出现任何需要维修的问题,给予的费用可能更高。而这些长期的需要养房的费用,把日本的年轻人像是“拦路虎”把年轻人挡在了外面。02美国与北上广一线城市一样,美国日本等国家的白领换工作的频率也很高,工作地点不固定。美国年轻人受生活方式和理念的影响,经常换城市工作,租房会相对来说更为灵活。收入高的时候租贵一点的房子,收入低的时候就租便宜一点的房子。房贷再也不是生活里沉重的负担。03德国其实买房和租房的体验差别不大,人们之所以花大价钱去购买房子,也是为了不动产投资。就算自己不住,租出去收个租也是美事一桩。不过这美事一桩在有“租房天堂”之称的的德国,可就没那么“美”了。德国有超过一半的人租房居住,这得益于政府建立了完善的租房市场。法律对于房客权益的保护,可谓是无微不至,对于房东的要求却十分苛刻。所以有些人即使有钱也不买房,租房也挺舒服的。04澳大利亚“宁愿贷款去旅游,也不愿贷款去买房。”用这句话形容澳洲的年轻人再合适不过。对于不少澳洲人来说,澳洲租房体系比较发达,租房配套设施完善,房屋干净整洁,住得也十分舒适,所以他们没有必要倾其所有买房子。租房体验舒适的情况下,他们更愿意花钱享受生活。  其实从各个国家的租房情况来看,许多国家已经流行租房的生活方式。买房或是租房本身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与其被沉重的房贷压的不能喘息,不如换个更合适自己的生活方式,在租客网,租房一样可以拥有“家”的体验,拥抱美好的生活。

2020年07月31日 10:44

公寓行业将会迎来新一轮爆发

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天气渐暖,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疫情发生以来,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洗牌”。为什么被誉为“风口上的猪”的长租公寓,现在变的如此狼狈?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在租客网看来,并不是。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任谁都想来啃一口,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瞬间成为香饽饽。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融资难度大的局面,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没有房源就高价抢,没有人才,就重金去求,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风风火火而来,冷冷清清散去,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在租客网看来,疫情只是“催化剂”,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确实,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回顾近代史,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01政策落地2020年,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营业税简化征收;商改住、工改住等,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住建部明确表示: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长租租赁行业,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客户群体精准,衍生的行业多,经营可以无限扩大,发展前景广阔,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

2020年06月02日 11:40

逐条详解寒武纪首轮问询,直击AI芯片独角兽的“硬核”逻辑

5月7日晚间,科创板受理企业寒武纪披露首轮审核问询函与相关回复。出身中科院计算所的人工智能芯片独角兽寒武纪,自宣布申请科创板上市以来,便引来业内各方高度关注。公司成立四年以来,已经历6轮融资,投资方中不乏阿里巴巴、国科创投、中金资本等重量级企业。4月10日,寒武纪申请状态变更为被问询。27天后,“初试”答卷出炉。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首轮问询一贯秉持了科创板审核问询的基本逻辑——详尽细致。问询涉及6大方面、20个问题,从发行人股权结构、主营业务、核心技术、财务信息、风险揭示等向投资者揭开芯片巨头的“面纱”。新业务贡献六成营收上交所给出的第一问,关于寒武纪的股权结构。根据申报材料,陈云霁(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的哥哥)曾在寒武纪兼职期间参与过公司部分研发工作,但在公司创立不久后即离开公司,目前在中科院计算所担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问询函要求发行人说明,陈云霁在发行人处的兼职时间,参与的主要研发工作,对公司核心技术、产品形成发挥的作用;离开后是否仍对公司进行技术指导或合作。对此,寒武纪回复称,“陈云霁并未直接参与产品技术研发的具体工作,对于公司的核心技术及主要产品的形成无重要作用。且相关研发成果及专利权均归属于寒武纪有限。”寒武纪还指出,陈云霁自2016年11月离职以来,未参与公司的产品技术的研发工作及技术指导。科创企业主营业务的含金量与未来的发展、盈利能力关系密切。据招股书介绍,寒武纪目前主营业务为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智能计算集群系统,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三大业务线。公司采用Fabless模式(无晶圆厂),并为客户提供芯片产品与系统软件解决方案。2016年起,寒武纪先后推出了终端智能处理器IP,包括1A、1H、1M三款产品。由于该系列产品成为公司销售收入的绝对主要来源,公司被部分媒体质疑其营收过度依赖于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招股书显示,2017和2018年,公司终端IP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771.227万元、1.17亿元,对主营收贡献达到98.95%和99.69%,公司A为主要客户。上交所在二问中,对公司的主要产品、市场竞争状况、采购等方面连发数问。要求说明,IP授权业务2019年收入大幅下滑的原因及是否持续性,公司是否面临产品研发上的技术难点或壁垒;公司A未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的原因,是否因产品无法达到客户要求,公司A未来是否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从寒武纪的回复来看,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已不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其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产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逐步成熟,贡献了2019年主要营收。数据显示,2019年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同比2018年下滑41.23%,实现销售收入6,877.12万元;智能计算集群业务业务板块扛起大旗,贡献当年总营收的66.17%。另外,寒武纪表示,“公司A选择自主研发智能处理器,不再继续采购寒武纪产品。除报告期内已达成的合作外,寒武纪未与其签订新合同。”此外,2018年,寒武纪从公司A取得的收入已包括固定费用收入、提成费用收入。2019年以来,由于IP产品已经完成交付,当年主要从公司A获取提成费用收入,固定费用收入相较于2018年下滑较大。问询重点覆盖财务信息资金密集、投入成本高、研发周期长、盈利释放缓慢是芯片企业的普遍特征,企业现金流的健康与否显得格外重要。在首轮问询中,寒武纪的财务会计信息被重点问询,包括存货、应收账款、研发费用、银行理财产品等,共计11问。从披露的信息来看,近三年来,寒武纪逐年加大研发投入,体现了“硬核”科创属性,且营收录得三年50倍增长。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寒武纪的营收分别为784.33万元、1.17亿元、4.44亿元;同期研发投入分别为2986.19万元、2.4亿元和5.4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80.73%、205.18%、122.32%。累计研发投入达8.13亿元,是同期累计营收的1.43倍。需要注意的是,寒武纪目前还未实现盈利。2017年~2019年,寒武纪净利润分别亏损3.8亿元、4104万元和11.79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2886万元、1.72亿元、3.76亿元。即便尚处于亏损状态,寒武纪的现金流方面表现不俗。公司不仅手握大把现金,且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远低于科创板已上市企业。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科创板已上市企业,最新一期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均值约16%。2017年~2019年,寒武纪的应收账款账面净值分别为441.09万元、3,264.44万元、6,460.87万元,占当期末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0.75%、1.07%和1.38%。此外,截至报告期末,寒武纪货币资金、银行理财产品共计43亿元。对于大额银行理财产品,寒武纪表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公司实际购买理财本金发生额分别为3.8亿元、53.95亿元、115.79亿元。截至2019年末,上述理财已分别赎回3.8亿元、53.95亿元、77亿元。且上述理财产品不涉及定向投资,投资对象不涉及公司的供应商、客户或关联方。不过,对于手上大把现金足以覆盖在研和募投项目的情况,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募资的必要性及对资金的预算规划。寒武纪称,集成电路产业更新迭代快,公司各产品线未来会参考每18~24个月推出一代新产品的节奏进行迭代。预计未来3年内仍有其他5~6款芯片产品需要进行研发投入,或仍需30~36亿元资金投入。

2020年05月09日 10:29